您好,欢迎来到恒行平台【免费】注册登录官方网站!

新闻中心   |   NEWS
恒行注册登录:《万里归途》既是传奇也是生活

来源:小编  |  发布时间: 2022-10-09  |   次浏览

恒行注册登录:《万里归途》既是传奇也是生活

《万里归途》既是传奇也是生活

一个武力值几乎为零的外交官,怎么能够把那么多同胞,从一个战火纷飞的国度带回到祖国?这个疑问成为电影《万里归途》的创作契机。由饶晓志执导,张译、王俊凯、殷桃主演的撤侨题材电影《万里归途》9月30日全国公映。

导演饶晓志表示,自己去深入了解撤侨的故事,才知道真实的情况,远比想象的要困难和复杂得多,要方方面面努力才能够达到顺利撤侨,而外交官就是那个冲在最前线的人。他们也是普通人,但却在责任降临时,毫不犹豫地顶上去。你能想到的痛苦,他们都在经历。

讲述一个扎根于生活的传奇

《万里归途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,讲述外交官宗大伟(张译饰)与外交部新人成朗(王俊凯饰)受命前往协助异国撤侨,作为赤手空拳的外交官,他们穿越战火和荒漠,面对反叛军的枪口,带领同胞走出一条回家之路……

在拍摄电影前,饶晓志对于外交官的印象是仪表堂堂、帅气睿智、能言善辩、不卑不亢,我觉得所有正面的词汇都可以去形容外交官。而在做了相关的采访、追踪了撤侨之后的一些报告文学、了解了前线外交官执行任务时的一些真实感受后,饶晓志对于外交官有了更为亲近的认知,实际上,外交官跟我们一样,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。不管在生活中,还是在面临危险时,他们也会脆弱或者害怕,也会有人的正常反应,但是,他们因为自己身上背负了外交官的职责,所以,要在需要他们的时候挺身而出,克服自己人性中的弱点。由此,在创作时,《万里归途》并没有把外交官的工作机械地搬到银幕上去,而是要讲述一个扎根生活的‘传奇’,一个从现实出发的故事。饶晓志说:他们的身份除了外交官之外,也是父亲、是丈夫、是儿子,作品如何找到外交官在生活与使命之间的平衡感,编织出极端的情境和戏剧矛盾,让故事在平实之中变得好看,是这部影片最大的挑战。

《万里归途》文官撤侨的独特视角也给观众带来了新鲜感,外交官全凭自己的智慧、自己的语言沟通、自己的消息来源,把同胞们送出去——这是令饶晓志非常感动的地方。外交官不能去跟人战斗,只能周旋在各种势力之间,在那么一个乱世氛围下,通过飞机、船只、陆地港口,打开一条‘生命通道’,帮助同胞撤离,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。当然,这背后有外交部、大使馆的支持,实际上是靠整个国家的实力、外交官的沟通能力等各方各面,才能顺利地撤侨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外交官的信念也是非常重要的,带同胞回家是外交官一种天生的职责和勇气,他们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,天然地对自己的土地有一种归属感,深知祖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同胞。

张译和王俊凯的角色亦师亦友

影片中,张译的演技再次征服观众,他生动地演出宗大伟从退缩到选择逆行的转变,宗大伟在开始的时候,表面上似乎不那么阳光,也没有那么正能量,但实际上,他是有大爱的人,有强烈的奉献精神,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。

饶晓志认为,宗大伟其实有PTSD(创伤后应激障碍)的反应,他经历过太多的凶险之事,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有点想躲,这其实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反应。而他通过跟成朗这一路的相伴,在成朗身上又找到了自己最初的那种心态,简单说就是那种直面一切的勇气。

而对于王俊凯饰演的成朗,饶晓志认为影片对他的定位是一个新人,他具备外交官所需要具备的素质,体能很好,还有急救证书,也很冷静,他只不过是缺少经验而已,就像各行各业的一个新人。他具备应有的能力和素质,但是他还没有积累这个行业的经验和教训。

饶晓志认为,张译和王俊凯的角色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互补,宗大伟受过苦,他追求的方法是很实用的,生死危亡之际要先活着,而成朗因为原生家庭的问题不能接受谎言,在处理事情上很直接。宗大伟在成朗身上看到了最纯粹、最纯真的自己,成朗对于宗大伟也从抵触转变为后来的欣赏和信任,他们亦师亦友,互为因果。

饶晓志称赞张译是一个很聪明、有很多方法的好演员,由他来扮演宗大伟,对整部电影来说,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缘分。张译当兵的经历对角色很有帮助,那种纪律性、执行力,对这些人物的理解都非常精准,提升了这个角色的魅力和特点。饶晓志透露,张译的颈椎不好,拍摄的时候犯病了,走路就会晕,平时他要拄着一个拐杖,但是演戏则要丢掉拐杖,强忍着眩晕感表演,非常敬业。

而对于王俊凯,饶晓志则认为他跟角色特别贴合。戏中他有阳光大男孩的样子,也有他自己该有的固执和单纯。从最后呈现的结果来看,我觉得小凯达到甚至超出了我对他的期许。张译和王俊凯在搭档时也通过人物不断地磨合,进入了一个新的默契阶段。

《万里归途》中还有很多重量级的绿叶烘托,饶晓志说:扮演大使的李雪健老师就是神一样的存在,每一场拍完他的戏,都会有掌声,而且这个情况不止出现在我们这个剧组。郭帆也跟我说,在《流浪地球2》剧组里也是这样,李老师演完一场戏,就会获得现场自发的掌声。演员做到一定的程度,是可以让观众‘人戏不分’的,李雪健老师得到了尊重和敬仰,他把角色的光芒和自己演员的光芒融为一体,这才是最高境界。

饶晓志还评价成泰燊老师特别可爱,我以前从来没有跟成老师合作过,他很专业,迅速就建立起一名参赞应该有的样子。而对于张子贤,饶晓志希望他给人一种亲近的喜感,他不是我们想象中外交官的样子,他显得更亲民,更容易让人接近,这是张子贤能够给这个角色带来的最好的一些基因。饶晓志认为,殷桃与角色之间也做到了从年龄、角色外形到心理状态的高度契合。

影片中连群演都很专业,据悉,他们大部分都是来自于饶晓志话剧团的演员。饶晓志说:我让他们自己去创作自己的角色和人物,叫什么名字、什么年龄都可以自己想,因为我希望在影片中,外交官救出去的不是一个个数字,而是鲜活的人。这些群演对我们的剧本帮助非常大,他们的人物塑造贴合着宗大伟和成朗成长的线索,他们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空间来完成表演。

细节抠到糖纸上的标识

电影《万里归途》以纪实感的影像呈现出撤侨途中的各种危机,但实际上,该片全程在国内拍摄。据悉,主创团队从2021年开始勘景,遍及海南、内蒙古、贵州、甘肃、宁夏和北京周边,最终,在宁夏搭建了1:1的非洲小城,拥有70多栋建筑。

饶晓志说:为了把国内的这些景儿拍得像国外,剧组的视效、美术、摄影和制片部门,对于太阳的角度甚至包括天气,都要去细致地感受。当鼓风机把地上的报纸、碎纸屑和塑料袋吹起来时,小到糖果纸,都得是阿语的,得是国外的标识。

饶晓志笑称,拍这部影片就没干净过,我们不是打仗,就是走在那种荒郊野外的大漠上,要不然就是灰尘巨多的废墟,拍大使馆算是特别干净的地方。但是,大使馆中我们要放烟,我们要营造好看的光影效果,我们就要放很多的烟,所以实际上也很呛人。

为了制造灰尘,现场采用了大型吹风机,饶晓志说:吹起来的尘土是会卡喉咙的。我们采用了一些很好的材质,比如说大麦的麦穗,还用了一些谷物来营造那种粗粝的感觉,不然细颗粒很容易吸进肺里。像这种戏,对于演员的伤害是肯定存在的,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戴了很多层的口罩,甚至有人防毒面具都戴上了。可是,演员必须把自己暴露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,我记得小凯就吃进去了好多,但凡张嘴,那些沙土就进去了。

影片中,外交官带领同胞们躲避着枪林弹雨,穿越了沙漠、矿山、戈壁,饶晓志感慨这部影片的拍摄环境是自己经历过最恶劣的,从创作剧本到完成拍摄的近一年时间里,我的精神也是高度运转,处理了各种事儿,其实也算是‘万里归途’,跟带一群人回家的概念差不太多。

文/本报记者 肖扬

统筹/满羿


上一篇: 恒行注册登录:北京舞蹈学院原创舞剧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在国家大剧院上演
上一篇: 恒行平台注册:《抗战中的文艺》致敬文艺先驱 首轮演出顺利收官